人文历史纪录片画面编辑技巧初探

时间:2018-10-20 20:48:09

  画面编辑技巧要为内容服务,故有必要先弄清人文历史纪录片的审美追求,才能把握其画面编辑技巧运用的目的是什么、预期效果是什么

tags:
网站地址:

发布者资料: baihua


  画面编辑技巧要为内容服务,故有必要先弄清人文历史纪录片的审美追求,才能把握其画面编辑技巧运用的目的是什么、预期效果是什么。

  电视专题结构最基本的要求,是要做到完整、自然、严谨、统一、新颖。人文历史纪录片多广博厚重,所涉及的素材方方面面、涵盖甚广。如果没有恰当的结构将这些素材统领起来,就会给人以庞杂无端、混乱散漫之感。当然,只是做到清晰严谨还不够,人文历史纪录片毕竟不是人文历史论文,其素材的组织还要传达出与其人文历史主题相契合的美感,因而结构的设计上应当力求和谐统一,让结构的浑然天成展现人文历史的圆融美妙。

  相比科技类、生活类的纪录片,人文历史纪录片由于题材的厚度,应当把握好表达风格,使观者在品味其深沉蕴藉的美感中,产生对人文历史的敬畏之心。纵观近年来优秀的人文历史纪录片,如《望长城》《故宫》《敦煌》《汉字五千年》等,其表达风格均带着一种端庄沉稳的大家风范,充分地展现了我国历史文化深厚丰富的底蕴。

  有学者认为,人文历史纪录片具有一种大赋特征,即像汉赋一样“追求宏大壮阔,从体量到内容都力求气势宏伟、开合大气” 。其分析在一定程度上表明人文历史题材磅礴的时空跨度。在这样的语境内,纪录片势必要容纳大量综合的元素。为了让这些元素能有具象的中心,许多人文历史纪录片都在核心意象上精心选择,让其他元素在核心意象周围星罗棋布。而对主题表达有重要作用的核心意象,则成为众多元素分布中的节点,往往以其所载的丰富意蕴被反复玩味,堪称“史诗”中的“诗眼”。

  以本片开头两分钟“点题”的片段为例,该片段内容上大致分为两个部分:龟兹,以及在此出生的鸠摩罗什。所叙不多,都只是抛出了一个引子。这样的设计与全片保持了主题的一致性。

  从全片来看,《一个人的龟兹》通过讲述一个人与一个地域休戚与共、相互交织的命运,奏响了一段人与文明共同谱写的文化史诗。“一个人”和“一个地域”的构成,使得创作者选择了双线结构,相互缠绕。从表面的叙述看,两者若即若离,时而强调关系,时而又“旁生枝节”,就一方铺开散去。但从深层逻辑来看,环境孕育了人,人也影响了环境的历史走向,两者难分难舍。如何将这一点在开头就表现出来?此处,创作者将一组宏观镜头和一组微观镜头进行组接。前两个镜头以远景表现地域概貌,用以概述龟兹的前世今生;后4个镜头开始叙事,用来讲述鸠摩罗什的诞生。一个人、一个地域命中注定的联系,就在这样两组镜头的组接中完成了表达。实际上,该片段就像是《一个人的龟兹》的“楔子”,通过镜头的组接逻辑浓缩了全片的主题结构。

  运动。以讲述鸠摩罗什诞生的片断为例。该片展现鸠摩罗什刚出生时,用了一个缓慢的推镜头,从母亲摇动摇篮的全景一直推进到母亲深思的近景,再加上此时光线集中于母亲的面部,与其他地方形成强烈的明暗对比,使人不由自主地关注到她若有所思的神情,细细体会这其中的某种预示。再看用于展现鸠摩罗什长大的一组镜头。镜头一开始为近景,主体是他金色的手杖顶部,这是他信仰的象征。作为他成长过程中的核心,该段落有种“定调”的意味。由于主人公处于行走状态,该镜头为了保持手杖顶部在画面的位置基本不变,采取跟随拍摄,并持续了约5秒,以此强调追寻佛教信仰贯穿了他的整个成长。

  角度。鸠摩罗什诞生的第一个镜头,选择正对车尾、略仰视的角度拍一架马车远去:马车尾刚开始占据大部分镜头,遮挡光线形成了暗色;而后随着马车在镜头的目送下笔直远去,镜头不动,而远方风景逐渐显露,视野转而开阔。如此处理产生了一种视觉上的延伸效果,给人以漫漫长路的感觉,契合了鸠摩罗什的父亲不远万里、长途跋涉的追寻意境。再看表现鸠摩罗什思考去东方时的片段。镜头在拍摄鸠摩罗什遥看东方时仰角较大,使人物在荒漠中有种遗世独立的风骨,由此凸显鸠摩罗什崇高的精神追求。而在展现他所面对的苍茫大地时,选择低位拍摄,使得大地的画面占据比例较大,传达出一种前路未知的复杂况味。

  特效。以交代鸠摩罗什长大的片段为例。此处创作者为了表现主人公从一个孩子成长为一个青年,采用对人物进行环拍的方式,并在环绕时配以特效,使得镜头在他左后方时他尚为孩童,到了右后方则变化为成年。首先,镜头转到主人公右后方时,人物身上刹那的模糊与幻化效果不仅表达了年龄的变化,还寓意着主人公学问精进、道行渐深的蜕变。此外,创作者在画面的处理上,把变化控制在人物这一局部,而整个画面的背景、主人公向前行走的动作以及镜头的环绕运动,都保持着变化前后的连贯性,并未受到局部特效丝毫影响。这种连贯性,传达出了主人公成长中更为本质的内容,那就是受信仰的引领,不偏不倚,笃定追寻。

  纪录片结尾有一句解说—“石头没有家,它的位置常常是偶然的。”用这样一句隽永深刻、余味无穷的话为全篇作结,自然需要配上有相当分量的画面。此处,创作者用一组“捡石头”的镜头来表现其中深意。该组由7个镜头构成,前4个是遗址管理员捡石头的动作,后3个为鸠摩罗什,也就是该片的主人公在捡石头。

  其实这7个镜头表现的就是两个人同一个动作而已,但创作者分别用了4个和3个分镜头切换,这是结尾画面处理的最大特点。石头始终出现在画面中,不同的是人捡的状态和捡石头的人。画面切换迅速,在短时间内集中刻画一个动作,创作者对于石头的强调意图不言而喻。

  分镜头多,在转场上选择哪个节点、哪种状态、哪个景别,就显得非常重要。第4个镜头是一个低位平视的近景,画面中石头占主体,旁边只见管理员的鞋尖,他的手指从画面上方入画,触碰石头。而下一个镜头则是仰视的中景,人物变成了鸠摩罗什,拾起石头后正在起身。人物虽变化,但前后动作相接,身后也均以戈壁为背景,给人以穿越时空的错觉,仿佛历史与现实就在这同一个地方、同一块石头上相遇了。

  画面最终落在鸠摩罗什凝视手中石头的全景上。这样一个引人深思的落脚点,正好为观者留足了空间来品味这最后一句话。“石头没有家,它的位置常常是偶然的。”时隔千年,管理员和鸠摩罗什可能在同一个地方捡起同一块石头。石头落在何处是难以预测的,在命运中颠簸的鸠摩罗什又何尝不是呢?处在历史当中的每一个人又何尝不是呢?一个人落在何处,给一方土地、一段岁月带来什么样的影响,又是谁能预料得到的呢?该组分镜头在落脚点上很有讲究,产生了戛然而止、余韵犹长的效果。

  从《一个人的龟兹》的成功实践来看,人文历史纪录片必须讲求画面的编辑技巧。

  人文历史纪录片不宜直白表露,与其告诉人们结论,不如展现其中的过程与关联,让人们自己得出答案。创作者应当深谙各种蒙太奇手法及其内在逻辑,精心设计镜头的组接顺序。这种含蓄的语言一旦运用得好,在主题的表达上甚至可以产生“无声胜有声”的表达效果。

  人文历史纪录片的意象承载丰富的意蕴和美感,所以在表现上应当处于突出地位。在众多强调的技巧中,分镜头是一个不可忽视的方式。当然,创作者应当熟练掌握分镜头的切换节奏、切分节点、最终的落脚点等等,使关键意象真正能够脱颖而出,吸引观者聚焦于此,细细品味。

  人文历史纪录片以表达主题、传播文化为重任,不应为炫技所主导。其特效运用的好坏,不能简单地以视觉效果是否新奇炫酷为标准,根本上还是要看是否利于主题和美感的表达,即特效的运用是否有“灵魂”。


最新评论

( 查看所有评论 )


声明

  • 本站提供网站模板镜像备份文件下载,本站不拥有模板的所有权。希望用户本着学习的态度使用,对于侵权行为,自行承担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