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国防军访问记之二: 有关“柏林墙”的对话与思考

时间:2018-11-29 10:14:43

  编者按: 2014年10月,解放军军事科学院副政委王卫星率团赴德国参加第九届中德高级军官研讨班,记录在德国国防军参访见闻及交流成果和体会,共形成了在德国对话“和合”文化、有关“柏林墙”的对话与思考、参观德国军事历史博物馆有感、在德军第37装甲旅演训场上、融入德军日常生活的法纪观念、餐叙会上话友谊六篇手记

tags:
网站地址:

发布者资料: baihua


  编者按: 2014年10月,解放军军事科学院副政委王卫星率团赴德国参加第九届中德高级军官研讨班,记录在德国国防军参访见闻及交流成果和体会,共形成了在德国对话“和合”文化、有关“柏林墙”的对话与思考、参观德国军事历史博物馆有感、在德军第37装甲旅演训场上、融入德军日常生活的法纪观念、餐叙会上话友谊六篇手记。笔法细腻,情真意切,娓娓道来,生动再现同德方代表团交流的真实面貌,以及有关中德两国、两军在文化上的思想碰撞。

  “柏林墙”被民众推到是一个历史的偶然,也是历史的必然。“柏林墙”的倒塌将东德西德合二为一,东德和西德的军队也因此合并为一,一个统一的德国的出现,由此改变了世界历史。

  2014年10月15日,笔者一行抵达德国首都柏林的当天,在从机场驱车进城的途中,经过一段“柏林墙”遗址。施泰戈斯准将向笔者介绍:“这就是‘柏林墙’。”笔者隔着窗户观望,哦,这个“柏林墙”远不像自己想象的那样高大。

  此次赴德之前,一提到柏林,笔者脑海中能想起的都是战争史上关于这座城市的种种经历。二战末期,德国本土成为盟军打击法西斯的主战场,大部分的德国城市都遭到严重破坏,建筑物损毁,公共设施废弃,德军在溃败途中还破坏了几乎所有的桥梁道路。曾目睹当时情景的一位美国战地记者写道:“柏林什么也没有了……仅仅是一个碎砖破瓦堆积如山的地理位置。”雅尔塔会议之后,战胜国对德国实施了分区占领和改造,柏林作为德国的首都,由美英法苏四方分区占领。但是,不同阵营的主张和争斗,不仅没能让德国恢复统一,还加剧了这个民族和国家的分裂。

  1961年8月,民主德国(简称东德)当局为了阻止东德居民,特别是科技精英逃往联邦德国(简称西德),构筑了一堵全长156.4千米的“墙”。这堵“墙”高二至三米,宽窄不一,横亘柏林市区。这就是历史上广为人知的“柏林墙”。之后,东德当局又在墙体后方加修了一堵“后墙”,建起包括铁丝网、壕沟、防坦克装置、观察塔在内的各种辅助设施,使前后两墙之间形成了“真空地带”,那里建构了多道防线道,宽一至二千米。“柏林墙”作为二战后德国分裂和冷战的标志性建筑,也是分裂东西德铁幕的一个象征。当年,美国总统肯尼迪在“柏林墙”前发表著名演讲,他称“柏林墙”为“世界上第一堵不是用于抵御外敌,而是用来对付自己的百姓的墙”。如今,半个多世纪过去了,当“柏林墙”真实地出现在眼前时,不禁勾起笔者对历史往事的寻踪。

  此次到德国学习交流,有一项重要的活动就是参观“柏林墙”。10月l6日,多雨的柏林阳光普照。我们在德方的安排下,前往“柏林墙”进行参观见学。参观过程中,德方代表团团长、国防军前总监察长施奈德汉上将全程陪同。

  施奈德汉将军不仅是东西两德统一的亲历者,也是东西两德军队合并的见证人。他在参观聊天中对我们说:“柏林墙”的倒塌起源于一个偶然事件。1989年11月9日,在政府新闻发布会上,时任德国统一社会党中央政治局委员君特·沙博夫斯基,将原本政府放宽私人出境限制的命令,口误宣布成“柏林墙”立即开放。声明发布短短20分钟后,人们便如潮水一般向“柏林墙”拥来,民众高呼着“开放边界,打开大门”。惊愕不已的边防军面对这种情况不知所措,因为没有命令,也不敢有阻拦行动。顷刻间,高呼口号的人潮一举推倒了“柏林墙”。就这样,在没有暴力,也没有流血的情况下,一个历史的偶然唤起民意,将横亘东西两德之间几十年的“柏林墙”轰然推倒。德国人民认识到,武力不是解决政治问题的最佳方法。1990年6月,东德政府正式将“柏林墙”拆除。当年10月3日,两德宣布统一。为了纪念这段历史,德国政府在“柏林墙”原址修建了遗址纪念公园,并在公园东部设立了露天画廊,画廊展出的是来自21个国家的180位艺术家在一段长达1316米的墙壁上创作的不同主题的绘画。

  施奈德汉将军在参观聊天过程中,穿插了一些他个人对这段历史的感受,应该说,是属于历史见证人的真知和实感。他说,“柏林墙”被民众推到是一个历史的偶然,也是历史的必然。“柏林墙”的倒塌将东德西德合二为一,东德和西德的军队也因此合并为一,一个统一的德国的出现,由此改变了世界历史。

  由于笔者长期从事台海问题研究,在台湾问题上也涉及军队这一方面,于是,笔者特意请施奈德汉将军讲一讲当年两德统一时双方军队合并的情况。施奈德汉将军略作思索后告诉笔者:东西两德在1990年统一时,两支军队在合并问题上的方案是非常严格的。当时,东德军队有10万人,最后被西德接收的只有不到5万人,4.7万名文职人员留用1.9万人。其中,军官只接收了3000名,年龄在35岁以下,普遍降级使用,并且还有两年的试用期。政治军官和情报安全部门的军人,则一律不予接收,被遣散回家。近200名将军仅仅保留两人作为文职顾问,其余军官或提前退休或被遣散转业,全部离开军队。随后,东德“一个独立国家的人民军完全不复存在”。

  施奈德汉将军对“柏林墙”及衍生话题的讲解,坦诚真情,有些内容出乎笔者的预料。历经岁月侵蚀,如今的“柏林墙”遗址,呈现在人们面前的是斑驳风化的水泥墙面。其实,这道曾经宛如铁幕、将东西德隔离了28年的“墙”,更像是一道国家的伤痕,以及德意志民族心中一个屈辱的地标。这令人更加体会到歌德那句“人无国王庶民之分,只要国家有和平,便是最幸福的人”名言的深刻含义。一个分裂数十年的国家能以和平方式实现统一,实乃民族之幸,人民之幸,子孙后代之幸!

  笔者对施奈德汉将军说,东德和西德从分裂到统一的历史走向,对当今中国的和平统一也有历史的借鉴。半个多世纪以来,在解决台湾问题上,中国提出“和平统一,一国两制”的方针是非常宽容的。据统计,在广泛讨论中国统一的问题中,不少人士基于不同的政治立场与态度,曾提出了100多种解决台湾问题的主张和模式。我们经过逐个对比研究,才形成“和平统一,一国两制”的方针。

  笔者特别提到,2004年7月,笔者在中国新华社《瞭望》杂志第30期曾发表两万字的《五十年来我对台和平统一政策回顾》文章对此做了详细论述,认为这一方案包括10个大问题和29个具体内容,并逐一进行介绍。譬如,在关于党、政、军管理问题上,提出海峡两岸统一后,台湾可以保持原有的社会制度不变,台湾可以保留军队,专责保卫台湾地区等等。

  施奈德汉将军听后惊讶地说:“这是一个创造,也是一个非常务实的方案!在一个主权国家内部拥有两支军队,世界上都没有这个先例。现存的联邦制或邦联制国家,司法、外交和国防等都是由中央政府或联邦政府统一管理,更遑论军队……我很好奇,台湾方面对此又是怎么想的呢?”

  笔者对施奈德汉将军说,两岸同源一脉,血肉相连,打断骨头连着筋。一个家庭既然有男女老少,一个世界既然有两种社会,那么一个国家也可以存在两种制度,“一国两制”的内涵,就是考虑到了海峡两岸意识形态和社会制度的不同而提出来的,这也是解决两岸问题的最佳方案。遗憾的是,近年来“一国两制”已被“”严重歪曲丑化,不予接受和认同。施奈德汉将军听后严肃地说道:“台湾当局这样做确实不像话,这是对人民的不负责任!”

  望着眼前的“柏林墙”遗址,笔者陷入沉思。德国从分裂到统一的历史走向,让人想到诗经《小雅·巧言》中的一句话:“君子屡盟,乱是用长。”其意是,君子屡次立新盟,祸乱因此便增长了。1900多年后,宋代著名女诗人李清照又把这句话归纳为:“长乱何须在屡盟?”意思是说,面对国家的长久分裂或乱世,仅靠盟下制约是不能解决问题的。

  对此,笔者的感悟是:一个国家和民族的统一,是任何“墙”都不能阻挡的。分久必合,是历史的铁律,也是任何人都不能阻挡的,海峡两岸的同胞也一定会冲破人为的“隔离墙”。这正如习主席在庆祝中国成立95周年大会的讲话中所指出的:“推进祖国和平统一进程、完成祖国统一大业,是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必然要求。‘一国两制’在实践中已经取得举世公认的成功,具有强大生命力。无论遇到什么样的困难和挑战,我们对‘一国两制’的信心和决心都绝不会动摇。”因此,笔者相信,一旦岛内形成一定的民意基础和社会条件,两岸之间完全可能因为一个像柏林墙倒塌那样的偶然事件,触发质的变化。早日实现祖国的统一,孩子回到母亲的怀抱,游子回到思念的故乡,人民相亲相爱,祖国富强昌盛,共同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梦想。

  地址:中国福建省福州市鼓楼区园垱街15号邮箱:请把#改成@)邮编:350025

  欢迎访问海峡之声网,建议使用IE内核浏览器、分辨率1024*768浏览本网站


最新评论

( 查看所有评论 )


声明

  • 本站提供网站模板镜像备份文件下载,本站不拥有模板的所有权。希望用户本着学习的态度使用,对于侵权行为,自行承担责任。